每期精选


走进狼烟云涌的大秦帝国丨梁光华

走进狼烟云涌的大秦帝国

 

●梁光华

 

 

  要了解中国的历史,秦人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。这个第一次一统华夏大地的王朝,如何在上千年,不,也许应该说是如何在数千年里筚路蓝缕的创业,从而成为中国历史上最恢宏的篇章之一?

  

  

  一直以来,世界各国对于中华祖先习惯称为“秦人”“汉人”“唐人”,这几个看似平淡的词语,其实蕴含着中国古代波澜壮阔的历史岁月,包含着中国古代几个重要的王朝:秦朝、汉朝、唐朝。其中,秦人在西北大地,用六百多年的艰苦打拼而创下的赫赫功名,给世人留下了巨大影响。驰骋大漠的匈奴人,即使在汉朝时仍将中国内地人称为秦人。司马迁的《史记》、班固的《汉书》等最具权威的历史书籍中,也是将之明确记载为秦人。只不过,秦人经营西北六百多年,虽然艰辛、漫长,但秦王朝一统中国的时间却实在是太短暂了。秦始皇幻想一世、二世……直至万世,不料只传三世,短短十五年,就被汉王朝所取代。

  尽管秦王朝统一中国只有短短十五年,但秦人经营西北却有六百多年。当然,如果探究历史渊源的话,也许,秦人应该在更早的时间里就开始移民到关中,盘踞于此苦心经营。根据不同的历史传说来看,都认为秦人属于少昊、颛顼、伯益的后裔。少昊、颛顼在中国上古历史中都有被列为五帝的说法,与黄帝、炎帝等并列的部落首领。至于伯益,也是上古历史响当当的人物。

  当然,从黄帝这一华夏“正宗”谈起,秦人先祖被称为“东夷”,或者就叫“狄夷”,可能更符合远古历史真相。这是一支崇拜太阳鸟的部落大联盟,最早的一支居住在太阳从大海升起的地方,那个地方就是今天的山东。

  太阳从东方的大海中升起,日落于茫茫的西陲大地,沿着太阳行进的方向,寻找太阳西去的地方,成为嬴族部落神圣的使命。大约在尧帝时期,传说中就有一个叫“和仲”的嬴族首领,带着族人开始他们最早的西迁之路。屈原在《离骚》中吟唱“吾令羲和弭节兮,望崦嵫而勿迫”,大致就是说这支西迁部落最后落脚于秦岭汉水上游的崦嵫山一带。也有另外的说法,他们一部分人最后到达了青海湖才驻步,这是因为太阳日落于青海湖(他们最初以为就是大海),终止了他们拓荒的步伐,“夸父逐日”就是这段光辉历史的生动注解。浩瀚的历史烟云消失在无边的尘埃中,今人已经难以辨识这段西迁历史的真伪,更无从探究他们一路前行的困苦,但西迁是嬴族部落的历史宿命却不容置疑,而后如“中潏”等开始的几次西迁,更是将嬴族部落散布在西北广袤的沟壑、密林和平原,最终繁衍出强悍的秦人。

  今天我们谈起辉煌的古代陆上丝绸之路,虽然与秦王朝八竿子打不着边,但因为秦人的强盛,从欧亚大陆开始,秦人声名远播。古代印度、希腊和罗马等国仍称中国为China、Thin、Sinae等,佛教经典中译作支那、至那或脂那,现代西方各国称中国为China,其都源出于“秦”字,可见秦人对世界的印记何等深远。

  千年历史风云转瞬即过,汉民族经过几千年的融合,什么华夏、东夷、北狄、南蛮、西戎,什么嬴人、周人、商人、楚人……早已分不出谁与谁了。但是,因秦人、秦王朝、秦文化等而成就的大中华,却始终是我们永恒的血脉家园。

  

  

  提及秦国强盛的关键人物和他们的故事,我们能够列举很多,比如:由余征伐西戎、伯乐善识良马、蹇叔独霸西方、商鞅举国变法、张仪纵横外交、白起征伐六国、司马错攻取巴蜀等。其每个人的经天纬地之才都得到充分的发挥,推动秦国一步步走向强盛。

  都江堰的修建和完成,不仅为秦国统一六国提供了丰盛的粮仓,也为后人留下了令人惊叹的水利工程,向世界展现了祖先两千多年前卓越的科学技术。秦国用五张羊皮换得一代明相百里奚等故事,更是家喻户晓,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。还有那个著名的郑国渠,原本是一个卑鄙的“疲秦计”,不料却为六国自己掘下一个巨大的丧国坑,成为历史笑谈。

  公元前890年,非子牧马而取悦于周王室,得到秦邑(今甘肃省张家川回族自治县),一个新的称呼从此诞生了,那就是“秦人”。

  公元前821年,秦庄公击败西戎,被周宣王封为西陲大夫,再次赐以秦(天水),连同原大骆之族所居的犬丘(咸阳);公元前770年,秦襄公派兵护送周平王东迁,被封为诸侯,又被赐封歧山以西之地。这些敕封大多是周王室许给的空白支票,但秦国却得到了以后发展的依据,并正式成为周朝的诸侯国,其政治地位显著提高,标志着强秦崛起已经不可逆转。

  之后,秦穆公先后灭掉西戎十二个国家,开辟国土千余里,奠定春秋强国基础;秦孝公任用商鞅进行变法,秦国逐渐成为战国中后期最强大的国家;秦惠文王称王,并在公元前316年灭蜀国,秦国正式成为战国七雄中版图最大的国家;公元前246年,秦王嬴政即位,并于公元前230年至公元前221年,十年间灭掉六国,建立秦朝。

  至此,秦人终成王图霸业。

  千年强秦路上,需要提到一位居功至伟的女强人,她就是秦始皇的祖母宣太后芈八子。芈八子执政期间,与义渠王私通三十年,然后设下计谋将之杀害,一举灭亡了秦国四百余年的西部大患义渠戎,使秦国可以一心向东,再无后顾之忧。芈八子以太后身份统治秦国长达三十六年,为后世开启了太后专政的先河。宋代陈师道《后山集》云:“母后临政,自秦宣太后始也。” 可谓一语见地。

  秦武公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,他治国最大的发明就是对地方实行一种新的行政管理模式。之前各诸侯都是实行分封制,这样的管理容易导致权力分散,进而导致王朝分裂,周王朝最后日渐式微就是明证。而秦武公采取的却是以直接隶属中央的 “县”为管理模式,之后历朝历代不管政权如何更迭,但以县为基层单位的行政管理方式却一直延续着。

  

  

  从非子为周王室训马有功,受到周王室封赏为秦之前,一共有十四代嬴族部落首领带领族人,先后生活在陕西、甘肃、山西等省的崇山峻岭之间,这也是秦人艰苦打拼的时代。

  我们可以想象,一个被周王室发配到这里的奴隶部落,一个被周王室剥夺了“嬴”姓的部落,每天扶老携幼,不停长途跋涉,去寻找生存的水土,并时刻与盘踞此地的大量西戎部落刀兵相搏,还要面对疾病、饥荒、猛兽、天灾、瘟疫等等。想想,西迁路上,他们在白日可能猎杀了几只猛兽,可能打败了某支西戎部落……晚上,在寂静的夜空下,繁星点点,溪流潺潺,野狼的嚎叫划破夜空,呼啸的西北烈风从未间断。在这样一个充满诗意的夜晚,他们围着篝火,喝着酿造的美酒,吃着喷香的烤肉,跳起东夷的舞蹈,唱起部落的歌谣……也许,一路之上,他们有过悲伤,有过困惑,有过沮丧,但险恶的环境容不得他们悲伤、困惑、沮丧,前行的艰难更需要他们求取生存的勇气。

  为此,思念亲人,思念故土,思念大海,在他们中一定永恒相传。

  也许,最后留存下来的人口不到西迁的十分之一,但几百年来他们始终这样,一代一代,一直不断地改善居住环境,扩充土地和人口,积淀文明与智慧,何等艰辛,又是何等坚韧。

  从和仲开始的追逐太阳,梦想西方,从而在西北为嬴族后裔留下了又一块生存的土壤,看似偶然,却成必然。而后的部落西迁,虽然是周王室在政治上对嬴族部落的严酷惩罚,但客观上讲,这又是东方嬴族部落与千年前西迁的嬴族部落聚合的开始。告别了鱼米之乡,告别了农耕文明,西北恶劣的生存环境,迫使他们尝试游牧生活,并逐渐成长为马背上的部落。

  居住在山西的嬴族后裔造父,因为帮助周王室平定徐偃叛乱有功,得到周王室嘉奖,受封山西洪洞县北赵城。而陕西、甘肃、宁夏一带的嬴族还生活在困苦时代。古时候的信息十分落后,也不知道这样的喜讯是否能传递到西北更多的嬴族部落?但他们能够苦苦支撑、顽强生存,一定有着极其虔诚的信念在支撑,我想,那就是恢复祖先的荣耀。要不然,为何离开山东的宗室领地“犬丘”(东),又在秦岭建起新的领地,名字还是叫“犬丘”(西)?

  当非子取得秦邑封地,一定是这一支嬴族部落最高的荣誉,也给其他艰苦生存的嬴族部落点亮了希望的灯火。从此,关山内外,西北大地,嬴族后裔以秦、赵为新的起点,开始新的发展,并最后以秦人之强悍,一统华夏万里河山。

  从此,中华文明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,浩浩荡荡,辉煌上下五千年。




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
×

首页 《散文百家》简介 内容速览 刊社信息 每期精选 文本内外 投稿须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