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期精选


燕南飞:蝴蝶简史(组章)(2020年第八期)

 

蝴蝶有梦

 

  你何时来翻阅我的断壁残垣?光阴如灾难:打碎,淹没,重建这疆土,让它适合驻扎相逢和渴望。

  当蝴蝶爱上蛛网,它企图用挣扎解开疑惑。一个梦摇摇欲坠。第一次,是误入歧途。第二次,是自作自受。第三次,就习惯了。

  惨淡地经营每一寸蛛网。漏掉的黄昏,惊扰花香无迹:一半像你的红唇,一半像薄薄的翅膀,无数次临摹曲线,并惊讶于你一言不发的反抗。

  “飞翔是一种惩罚。”

  明明知道自己生出来,就是为了自投罗网。

  天色已晚。我坚信,一只蝴蝶一定会实现另一只蝴蝶的愿望:用双翅收集半生的呻吟和呐喊。

  我爱你脚下的深渊,并感谢光阴宠爱,允许我们把剩下的路途走完;我爱你弄乱的光线,就算最后一夜芬芳,也要透着尊严。

  我爱这忐忑的一生:结出的果子,都是彼此挣扎的模样。

  静止。空茫。

  无法想象它们对空网的渴望——

  自投罗网者,就算是挣扎,也是幸福的。

 

只有风

 

  聆听某个日子,微痛。沿田野愈飞愈远,只有风声可以找到我们,那是很执着的鼾声吹打悠长街口。

  这些孩子还没有学会问路。

  我对那些唯唯诺诺的孩子们说:按照我的模样生长,彼此结拜,成为兄弟。

  是的。一切皆在掌握中,却又在意料外。

  假山,死水。我们的影像已在其中,所有弧线都不能抒发心境。

  它和一个句子捉迷藏。

  那个人闭着眼睛,提前结束了游戏。身上的墨迹未干,所以不能提前否定自己。

  做一个随心所欲的梦,那是对自己了如指掌,只差些许火候。

  你一定可以在打扫战场时找到我们。

 

唐之爱

 

  河床上有画卷里的妖娆和风韵。许多背影,被一点点镌刻。

  蝴蝶自大唐而来,经过宋词,书生在歌女们的弦下气若游丝,竟捉不住一支失控的谣曲。你要足够有耐心,一点点修改梦境,和它们一起穿过茫茫人海,进入提前预定好的剧情。记得那根檀香狠狠燃烧了半阕小令,而我在窗外,不知该向谁请安。崖下两只绣花鞋,安静地谈论药香。尘世间,有一场大病,恐不及医治。

  新冢隆起,那是一粒药丸,亦是蝶蛹,可以暂时镇痛。

 

 

聆听荒芜

 

  现场都已破坏殆尽,谁肯来迷宫里,把散落的线索一根根抽出来。

  “总会为同一个影子活着。就像这世上总有两只蝴蝶有着相同的面孔。”

  色彩,会成为对手恐惧的理由。对于一片旷野的冷处理,就是对一段光阴保守秘密。

  舞姿里泄露着颤音,扶住陡峭的琴声,旧房子即将坍塌。

  我不知那里怀着谁的身孕。

  不管沿途囤了多少兵马,内心早已圈定版图。从空寂里牵出一片大漠,倾听上面的荒芜。

  把自己别在花朵上,目睹一生只有一次蜕变。一个死结被打开,被表白。

 

深爱

 

  准备很久了,它深爱这个夏日。

  那么喜欢打扮,委身于苍翠,把最柔软的想法关进盒子里。尽管还在抗争,我一生只需要那么几天用来放置廉价的记忆。

  似曾相识,来不及平复胸口的慌乱,便把危险藏在行李中了。

  冷眼看鸦雀筑巢,却不知情为何物。独行的女子,到哪里去寻她的孤王?

  从一片叶落的距离算起,那个骑马的少年惊讶于片片蝶影送来消息。佳期渐近,西风更紧。怀里揣的信物需在花朵上分辨你的踪影。

  珍重。攥紧余生,用来纪念被荒废的诱惑。

  也曾节节败退。我不是逃兵,我把所有心事锁在花房里。拾级而上,我要的是轻叩门扉。不堪烟雨,慎别离。

 

蝴蝶之

 

  它还掌控了一座山的背脊,可以放牧越来越会撒野的泪水。

  也不必再对抗谎言的煎熬,所有棋子已不在局中。

  一双翅膀,像竖起的耳朵,倾听曲中藏好的玄机。

  花儿,刚好开到一半,这情节曾错过,却被月光记录下来。

  ——游进身体里,再不会无家可归。

  大病初愈后,是一串鼾声正暖。

  入夜,说一说理由吧。

  “当我把一身伪装脱下,你面对的是一个胆小鬼向爱人表白的过程。”

  执笔人正在犹豫。

  一滴墨撩开帷幔,一对蝶影惊跃而出。

 

蝴蝶有泪

 

  就在这样的夜晚,你的呼唤在露水中全军覆没,没有谁肯归还被占领的旷野。

  飞啊飞,它把一场爱情,描述成一个又一个病句;飞啊飞,它把一滴墨的忧郁,碾压成身体里的雪。

  翅膀上,曾题写扇面:每一根鞭影都是救命稻草,抽打在草原上,抽打出一声声咩叫,以十八里暗香告白。相遇是准备了一生的事,翅膀轻拂,是作别也是拥抱,纵算晚秋也不算迟暮。

  会在饮下一滴露水后醉倒,那都是失眠时流下的泪。颤抖的样子多美啊:再不必为你呼唤我时的剑气所伤,再不必抱着一支画笔,哀求你替我取个小名。

  就是这样的夜晚,请允许我抱着几两月光打湿的叶子,安睡。




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
×

首页 《散文百家》简介 内容速览 刊社信息 每期精选 文本内外 投稿须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