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期精选


世界目光中的虎门丨乔忠延


世界目光中的虎门

 乔忠延 

  掀过5月的日历,6月就会高扬起两个日子:3日与26日。

  63日,是国际禁烟日;

  626日,是国际禁毒日。

  这两个日子,必须用一个词语形容,也只能用一个词语形容:扬眉吐气。辞典里对扬眉吐气的解释是:“吐出怨气。形容摆脱了长期受压状态后高兴痛快的样子”。是这样,这两个日子里饱含的历史风云,有凛然正气,有悲情怨愤,还有雾霾散尽后心花怒放出的欢欣。倘若借用李白的诗句表达扬眉吐气的心境,应该写下“仰天大笑出门去”,中华岂是受辱人!

  毫不夸张地说,这两个日子是由泪水与鲜血凝结成的。那泪水,有喜悦的,也有悲苦的;有中国英杰的,也有英国鹰隼的。同样,那鲜血有中国英杰的,也有英国鹰隼的。用泪水和鲜血滋养这两个日子的地方就是:虎门。

  要感受那悲催的往事,以及往事留给世人的启迪和警示,必须驱动脚步,去虎门聆听历史的跫音。

  

扬的销烟


  时光临近183963日,虎门威严得犹如虎踞龙盘,万余名民工龙腾虎跃,昼夜辛劳,掘开沙滩,贯通大海,挖走泥沙,舀干渗水,铺垫石板,镶嵌壁板,争分夺秒抢建销烟池。两个五十丈见方的大池,每分每秒都在加深,每分每秒都在加宽。时而细雨濛濛,时而骤雨阵阵,民工们头顶斗笠,身披蓑衣,冒雨苦干。如此辛劳,不仅毫无怨言,还感念阴云遮盖了烈日,雨水浇灭了燠热,天公作美,天随人愿。

  天随人愿,真真是天随人愿,到了正式销烟的63日,满天乌云被北风吹得了无踪影。连日的阴雨消散了,长空碧蓝,海天辽阔,山腰刚刚用竹子搭建成的礼台豁然敞亮于辽远的大海。一面黄绫长幡高挂在礼台前额,“钦差大臣奉旨查办广东海口事务大臣节制水陆各营总督部堂林”大字庄严凛然。午时过后,钦差大人林则徐虎步登场,两广总督邓廷桢紧随身后,广东高官及外国领事、遵法商人、记者、传教士鱼贯而入。顿时,台下响起欢呼声、鼓掌声。此时,林则徐当作何感?

  岁月远去,我们无法听到林则徐的声音,我们也无需听到林则徐的声音,只要看看他抵达广州后的行迹举止,就可明晓落坐这个竹棚礼台是何等不易。1839310日,林则徐正式抵粤,礼炮九响,隆重欢迎。当然,有真心欢迎的,也有打探风声的。真心欢迎的是广东民众,打探风声的是外国商人。美国商人威廉·亨德也在打探的行列,林则徐留给他的印象是:“气度庄重,表情相当严厉”。这威严气势自然对不法商人有所警示,但是,最受震慑的不是林则徐的外表,而是他为越华书院题写的那副对联:海纳百川有容乃大;壁立千仞无欲则刚。这哪里是题给书院的,分明就是林则徐咄咄逼人的禁烟宣言。

  只是这一幕犹如一片秋叶漂过水面,平静得并没有引发海波的动荡。久经沉浮的商贩明白,自雍正七年,即1729年,朝廷宣布禁烟,可说是烟波浩渺,越禁越烈。哪一任官员不在高响禁烟之雷,哪一任官员又在践行禁烟之实?其中的奥秘,无外白银通道。这白银当然不是装进国库,而是塞进官员的腰包。他们以为林则徐的那副楹联,不过是打雷而已,不过是变相索贿的手法。外国商人如此看待,中国商贩也如此看待。318日,林则徐传讯中国行商,告诫他们不要“巴结夷人”。怡和洋行的老板伍绍荣当即表示:“愿以家资报效。”好个“家资报效”,谁不知道这是“报效家资”的隐语。然而,林则徐不吃这一套,厉声喝斥:“本大人不要钱,要你脑袋尔!”

  随即传谕外国烟贩:限令三日将趸船鸦片尽数交官,并保证永远不再夹带。倘若再带,一经查出,货尽没收,人即正法。而且宣布:“若鸦片一日未绝,本大臣一日不回,誓与此事相始终,断无中止之理!”诚可谓,义正辞严,掷地有声!

  林则徐钢骨铮铮亮出铁腕,外国烟贩却企图瞒天过海,蒙混过关。三日期限已过,仅仅收缴鸦片1037箱。他们试图蒙混过关,也不是没有因由,林则徐初临乍到,哪能摸清海水深浅。岂不知林则徐前往越华书院,绝不是题写楹联,而是召集越华、粤秀、羊城三大书院的645名学子考试,试题四道:鸦片集散地及经营者姓名,乃一道;列出零售商贩姓名,乃二道;过去禁烟弊端何在,乃三道;第四道则是禁绝之法。这岂是考试?分明是当今最盛行的问卷调查。如此一来,林则徐对烟商及贪官污吏了如指掌。企图蒙混过关,只能是异想天开,只能是一厢情愿。

  礼仪之邦不会无理取闹,林则徐先礼后兵,既然你们不受敬意,不主动配合,那就不能责怪本大人不客气,当即传讯英国大烟贩颠地。颠地并不顺从,居然还想开溜。颠地开溜不是个人行为,而是英国不法商贩合谋而为。英国商务监督义律公然命令所有鸦片商船全部开出珠江口抗议,自个儿则从澳门跑到广州叫嚣要武力声援。乌云压顶,林则徐站到了风口浪尖,稍有萎缩禁烟就会流产。紧急关头林则徐挺直脊梁,毫不畏缩。他不孤立,身后簇拥着广东民众,渔民们驾驶渔船,不仅将试图逃走的颠地堵截回来,而且协助兵丁封锁了十三行,撤出全部佣工。十三行是官府特许经营对外贸易的总商行,顿时350名外国商贩困守住处,一筹莫展。且不说断水绝食,平日烹调、洗涤、铺床、擦灯、挑水、挤牛奶这些事,全由中国佣工操持,如今商贩们不动手只能忍饥挨饿。苦不堪言的商贩们,尝到了林则徐的厉害。

  林则徐也不是油盐不进的冷面杀手,也是血肉之躯,也有垂悯之情。收缴鸦片是目的,困死商贩不仁义,他和邓廷桢等高级官员一商议,退让一步,当即宣布:外商每缴鸦片一箱,由高官捐赠茶叶五斤;缴出四分之一,允许恢复雇员;缴出二分之一,酌准水上往来;缴出四分之三,可以开舱贸易。这等于给尴尬的外商一个下坡的台阶,若是再不识相,那可是敬酒不吃吃罚酒。果然,外商相继从命认输,英商缴出20283箱,美商缴出1540箱。收缴鸦片,初战告捷,林则徐不满现状,继续扩大战果,售烟与抽烟两面打击,拘捕1600名违禁令者,收缴烟枪44741杆。成箱成箱的鸦片,堆得虎门水师提督署再也装不下,只好借助庙宇堆放;庙宇堆满了,只好借用附近民房堆放;民房堆满了,只好临时搭盖帐篷堆放……

  如此艰难,如此坎坷,一步步走来,直至登上虎门竹棚礼台。虽然步步镇邪恶,日日扬国威,但是,步履维艰,实在不易啊!或许,这就是林则徐威严端坐时应有的心态。下午两点,稳坐麒麟帐中的林则徐挺身站起,朗声宣布:销烟开始。一声令下,500名民工将石灰撒入烟池,立时水波沸腾,鸦片销蚀,迷雾缭绕,缓缓飘升。海岸上围观的广众欢声雷动,一起为禁烟大举取胜喝彩助威!

  

悲壮的炮台


  地址还是虎门,时光仅仅向前推进了一年多点,空气中散发的昂扬气势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飞溅的血色和悲壮的呐喊。关天培和他手下的将士,正与英军进行一场殊死搏斗。

  本来这场战争是可以避免的,即使开战也不至于让中国壮士喋血搏杀。还在收缴鸦片的时候,林则徐就做好了两手准备,对手软就和,对手硬就战,反正有言在先,“若鸦片一日未绝,本大臣一日不回,誓与此事相始终,断无中止之理”!一边以缴烟赠茶示好,一边布陈固若金汤的防御工事。36只木排、309丈大铁链,连通了沙角和大角,此为第一道防线;44只木排、372丈大铁链,连通了横档山和武山,此为第二道防线;第三道防线是,用木排、大铁链连通了大虎山和小虎山。层层设防,封锁了由南海进入珠江的航道。各道防线间均配有4只木船、240副棕缆和铁锚,再由数百名官兵把守。海面戒备森严,山头也不虚空,炮台连绵,六千斤、八千斤的大铁炮一门一门巍然安卧。

  军械严密布防。

  将士严阵以待。

  地处广东前沿的虎门,虎视眈眈,时刻准备释放虎威。

  然而,不待虎威释放,海障清除了,将士撤走了。形势急转直下,虎门徒有虚名,沦为兔门。

  清除海障、撤走将士的是新任钦差大臣琦善。他能当上钦差大臣是因为林则徐被罢免。罢免的原因是刚正强硬的林则徐,部署了坚不可摧的海防,入侵的英军无懈可击。

  虎门销烟的热浪排空而起,冲击并撕碎了不法外夷的嚣张气焰。英国鸦片商人颠地、查顿狼狈逃回伦敦,以狼狈为导火索引燃战争的火焰。英国外交大臣帕麦斯顿更是火上浇油。战争不可避免的爆发了。道光二十年,即18402月,英国内阁正式举行会议,通过了发兵中国的决议。战争迫在眉睫,6月懿律率领的英军进入中国海域。懿律是义律的堂兄,凶狂的哥哥要为倒霉的弟弟出一口恶气,16艘三桅双层炮舰、4艘蒸汽战船、27艘运输船和1艘满载4000士兵的轮船,将540门大炮瞄准了虎门,瞄准了海岸。只要一声令下,大炮就可以射出罪恶的炮弹。然而,懿律迟迟不敢下达轰击的命令。他的面前是中国军民的铜墙铁壁,说不定罪恶的炮弹尚未落地,正义的炮弹就会让侵敌的船只化为灰烬。懿律不憨不傻,思忖,掂量;掂量,思忖。终归不敢让“轰击”的命令轻易出唇。

  懿律畏葸作难,英军滞留海面。不,飘泊海面!携带的淡水用完了,无法补给,干渴难忍,士兵们在甲板上祈雨。一旦雨滴降落,赶紧张开帆布,兜接雨水,润湿生烟的口舌。杯水车薪,难以救困,无法解危。爬上小岛汲水,先喝下去的士兵率先倒下,中毒了。英军危在旦夕,懿律愁锁双眉!

  看看在广东、在虎门没有生存的希望,懿律便命令调转船头北上求生。623日,英军抵达定海,“照会”知县姚怀祥交出炮台。姚怀祥严词拒绝,英军恼羞成怒,即令3000士兵乘坐4只军舰、3艘汽船,围攻定海城。定海不是广东,姚怀祥不是钦差大臣,权力有限,装备落后,士兵仅有2000,即使如此也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血战一场,姚怀祥以身殉国,以身殉国的守城军民难以数计。定海一战,虽然英军获胜,但是,侵略者也受到重创,心生余悸。

  倘要是英军所到之处,都遭到如此打击,那鸦片战争的胜负还真是未知数。遗憾的是,英军再往北去,不仅没有遭受打击,还敬受礼遇。811日,英舰驶入天津大沽口,直逼京都。直隶总督琦善,非但不抵抗,竟然奉上美酒肥羊,像孝敬父母一样去巴结魔鬼。恳求英军回师广州,谈判解决问题。随即隐瞒火药味,带着花露水,报奏道光皇帝,不动一兵一卒,不费一枪一弹,即解除京都危机。一番花言巧语,博得皇帝欢心,琦善取代林则徐,成为钦差大臣,走马上任。

  无耻的琦善,此后将无耻暴露得淋漓尽致。19401129日,琦善到达广州,还未谈判,就自毁长城。颁令四条,条条无耻:一、撤裁水师三分之二;二、遣散壮丁;三、拆毁海防工事;四、允许英舰进入内河探测航道。条条丧权,条条辱国,条条都在引狼入室!

  撤裁水师,兵士不足;遣散壮丁,孤立无援;拆毁海防工事,虎门剥唇露齿,暴露在英军的大炮射程范围。

  184117日,英军10艘战舰、3艘汽船,向关天培所在的靖远炮台发动猛攻。敌众我寡,关天培请求增援,琦善仅派200人给予敷衍。明明知道,拼掉全部将士的性命也守不住炮台,关天培还是要拼命一搏。敌舰一次次迫近,关天培率将士一次次打退。炮声隆隆,硝烟弥漫,敌炮从上午轰到晚上,也没有摧毁我军炮台,更重要的是没有摧毁将士们钢铁般的意志。英国司令发出最后通牒,令守将放弃虎门各个炮台,关天培不予理睬。炮弹打光了,就放敌兵近前,挥刀砍杀,杀得敌兵血肉横飞。鲜血溅满关天培浑身,他已受伤10多处,仍然咬牙杀敌,最后遍体鳞伤,倒在血泊中。虎门将士,全部壮烈殉国。

  硝烟散去,虎门炮台躺满了关天培将士怒目圆睁的尸体!

  

屈辱的记忆

  

  虎门失守,相当于国门失守。失守的不仅仅是海域防线,而是清朝的胆量底线。历朝历代不缺少林则徐、关天培这样的忠义英烈,也不缺少定海知县姚怀祥“位卑不敢忘国忧”的志士仁人。然而,当政治昏庸、官员腐败,再钢骨铮铮的好汉也扶不起崩塌的冰山。更何况即使有林则徐这样甘于献身堵塞敌人炮筒的忠烈义士,也不见得能获得拼死一搏的机遇。

  放下林则徐不说,再看看此时道光皇帝派出的钦差大臣是何举止。虎门失守,英军气焰嚣张,琦善闻风丧胆。赶紧打发鲍鹏前去和谈,此时侵敌成为强敌,面对强者,弱者除了屈从,哪有对等的权力?结果可想而知,签订了臭名昭著的《穿鼻条约》,赔偿600万元、实行通商,还要将香港割让给英国。

  屠刀架在脖子上,道光皇帝感到了心疼。鸦片在国土上泛滥,不是始自于他登基之后。雍正时期,就已开始泛滥,不过每年只有200箱。到了他下定决心禁烟时,数字已飙升到40200箱,大量白银外流,国内银库几乎枯竭。鸦片几乎动摇了他统治的根基,不禁不行。这才有钦差大臣林则徐广州禁烟,虎门销烟。喜讯传来时,他是何等的欢欣。然而,英军兵临国门,道光皇帝马上慌了手脚,竟然想以撤换林则徐的办法息事宁人,说穿了是讨好洋人。岂料,在国际交往上一直实用的是丛林法则,低三下四地讨好,只能沦为强食者大口咀嚼的弱肉。每况日下的情势,居然沦落出个割地赔款的《穿鼻条约》。

  道光皇帝心疼了,这一心疼,就把琦善下狱治罪,查抄了他的门庭。现在就是把琦善凌迟处死,也于事无补。但是,他还想弥补。为他补洞的是侄儿奕山。奕山胆小如鼠,英军炮轰广州,他吓得面如土色。卫兵打了个喷嚏,竟然以为炮弹飞来,浑身战栗,颤抖不止。他没有补住漏洞,还把伤口捅大,捅出个《广州和约》,军队由虎门后撤,再赔偿英方白银600余万两。

  和约能和吗?英军的胃口不会这样填满,只是吞噬弱者的开端。英军再度北上,处于前沿的将士浴血奋战,贡献出可歌可泣的血染风采。定海守将葛云飞受伤40处,仍然带兵与敌人肉搏,直到炮弹洞穿胸膛,才悲壮地倒下。吴淞口守将陈化成被打得腹破肠出,依旧咬牙督战,子弹再次射中,他喷血而死。镇江守将海龄面对强敌,带领将士拼死抵抗,虽然全部捐躯,却打死侵敌185人,英国海军司令也差点被击毙。

  前线的将士如此英勇,鸦片战争何至于失败?

  诡异的是,前线的将士浴血奋战,深宫的道光皇帝却吓破了胆,竟然再次变脸,宣布“兵勇杀一黑、白夷,即正法”。这岂不是命令缴械投降,任人宰割?!同时派出大臣耆英、伊里布前去“羁縻”。羁縻,多么圆滑的用语。羁,是马络头;縻为牛靷,引车前进的皮带。这不就是笼络控制英军吗?且看如何笼络控制。笼络的办法是“一切惟命”,控制的办法是《中英南京条约》。看看那个辱没先祖的场景吧,身患重病的伊里布被抬上英舰,在趾高气扬的英国国旗下,歪歪斜斜签下了名字。这个屈辱的条约比《穿鼻条约》屈辱得更甚:割让香港不变,实行通商,竟具体到要开放广州、福州、厦门、宁波和上海等口岸,赔款猛增加到2100万元。

  英国图谋得逞,美国、法国趁火打劫,威逼清朝签订了《中美望厦条约》《中法黄埔条约》。从此,主权不整,山河破碎,中国滑落进半封建、半殖民地的可悲社会。

  

羞愧的追思

  

  打开人类文明史,每一次较量未必都是正义战胜邪恶,未必不是邪恶战胜正义。鸦片战争就是野蛮战胜文明的典型战例。林则徐所以一身正气赴任禁烟,是因为鸦片祸害苍生,祸害世人。他不是冒然行事,特意翻译了《国际法》中有关禁止违禁品和宣战权利的章节,详细阅读,更觉正义在身,因而无所畏惧。抵达广州,他不仅义正辞严地警告不法烟贩,而且,义正辞严地至书英国维多利亚女王:“鸦片诱惑华民以致流毒各省……以中国之利利于夷,岂有反以毒物害华民之理?试问天良何在?闻该国禁食鸦片甚严……贵国王自不肯以己所不欲施之于人”。本国严禁鸦片,大肆贩售华民,己所不欲,却施于人?真真是天良丧尽!

  林则徐何止是站在清朝的立场发言,而是站在道义的立场对不法劣行作出审判。可惜,代表正义的清朝败下阵来,而且一败涂地,割地赔款。更可悲的是,清朝还没战败,林则徐就已被撤,就已失败,不是失败在英军手下,而是失败在自家人手里。这里面潜藏了多少令人深省的道理啊!

  正缘于此,我才分外关注6月的这两个纪念日。

  1928年,国际禁烟会议在日内瓦召开。鸦片的泛滥再不禁止,将成为世界性的大灾难,禁烟已是摆在全球刻不容缓的要事。如何警钟长鸣?各国代表一致认为有必要确定一个国际禁烟日。选定哪天为好?一时间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此时,中国代表王景岐缓缓站起提议,林则徐早于1939年就在虎门禁烟,销烟的那一天是63日,为何不将这一天作为国际禁烟日?话音刚落,掌声响起,代表们一致通过。

  时光驶进1987年,又一个重大命题摆在各国面前,吸毒、贩毒成为不可小觑的问题。138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集聚维也纳,参加“麻醉品滥用和非法贩运问题”的部长级会议,3000名代表一致倡议“爱生命,不吸毒”。为了让倡议付诸现实,也为了纪念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国际禁毒会议,决定设立一个“国际禁毒日”。选定何日为好?代表们又一次将目光投向遥远的虎门。既然虎门销烟的首日已确定为国际禁烟日,为何不把结束那天警示为“国际禁毒日”?提议又在掌声中得到通过。同年召开的第42届联合国大会,其中有一项决议,就是将每年的626日确定为“反麻醉品的滥用和非法贩运国际日”。

  真是扬眉吐气!

  尘埃落定,拨云见日,笼罩在中华儿女心头的阴霾终于散去。世界总算还正义以公道,还中国以公道,还林则徐以公道。这确实令人扬眉吐气,亢奋无比。

  只是亢奋过后,我总有难以驱散的隐忧。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,随着世事的演进,这种隐忧非但没有减轻,竟然日渐加重。加重隐忧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撰写的《中国通史》中的一组数字:鸦片战争后,鸦片贸易变得愈加猖獗。战前的道光十八年(1838年),鸦片进口为40200箱;战后的道光三十年(1850年),鸦片进口竟然增加到52929箱,每年外流白银达到1000万两以上。白银外流加剧了经济混乱,扰乱了白银和铜钱的兑换秩序。

  真令人痛心,真令人羞愧。而且,羞愧大于痛心。痛心失败,痛心正义败于邪恶。但是,当63日和26日镌刻进人类文明史册,邪恶得到审判,正义得以伸张,痛心自会减轻。然而,羞愧却丝毫没有减轻,总是被现实激活,再度脸红心跳。正如前文所说,“鸦片战争后,鸦片贸易变得愈加猖獗”。贸易是互为的,是买卖双方两相情愿的交易。你不买,他何奈?总不至于牛不喝水强按头吧?英国烟商再坏,还没有坏到掰开嘴巴灌鸦片的地步。说到底是有人缺少自律,自甘吸食毒品;是有人贪图利益,自甘贩卖赚钱。这些人用自身的堕落迎合了外国鸦片商的利益,出卖了国家的利益。

  如果说,鸦片战争之前,我们尚很蒙昧,那么在挨打之后总该惊醒了吧?如果说,鸦片战争之前吸食那是个人懵懂的行为,那之后不就是丧失良知的卖国行径吗?更深一步反省,倘若鸦片战争之前,国人能够觉醒,人人不食鸦片,烟商卖给何人?鸦片滞销,没有市场,岂不是不禁自绝?说到底,设置外在的护栏,远不如强大自身的抗体。“亡秦者,亦秦也”,此乃千秋世理。

  我为此而羞惭,而汗颜。

  我渴望不再羞惭,不再汗颜。

原载《散文百家》2018年第十期

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
×

首页 《散文百家》简介 内容速览 刊社信息 每期精选 文本内外 投稿须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