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期精选


嶔奇叠秀 灵胜龟峰丨张华北

嶔奇叠秀 灵胜龟峰

张华北


  天宇之蓝与湖水的绿是最好的配搭,卧波桥头看远山在雾霭里飘浮。湖面由近及远金光闪烁,是哪位仙子撒下金沙乱颤,跳跃不息变幻着落点。右侧那座丹霞峰峦,竟如一小龟,它在湖边看水,身影和着那些山峰绿树浸入水中。游船走处,深绿水波横向荡去,由近至山脚也是由稀至密,山树水影也散成竖纹。水又如脂,黛波奫沦,山形转瞬间变幻,向水的巨龟被林木隐去半身。游船临岸,回看,那斜伸望水的龟石如神龟爬向灵池。

  湖边一座仿古建筑是龟峰下的点缀,由花格大门走进可见三清媚写作营,室内棕红书架上满是各类文学书刊,投过里屋小窗可见后山梧桐阔叶在摇。这里可阅读中外名篇、可挥毫书画、亦可品龟峰香茶,应是文人墨客一好去处。

  三百八十年前,已将一生走遍千山万水之志附于双腿上的徐霞客,冒雨踏上登龟峰之路。三天时间,辗转于龟峰山谷岩头,俯瞰烟云缥缈的群山,遥望东海边的雁荡山,感叹不已,“盖龟峰峦嶂之奇,雁荡所无”。

  树荫笼罩下的山路显出了幽静,连片的凤尾蕨叶或仰或俯,和诸多花草展露出山谷处的葳蕤。高入云霄的毛竹极力向上,老竹粗壮竹干泛一层灰白,新竹的竹节处明晰的白线拦腰成环。有大树将枝横过小路,竹亦随之探身其上。小木桥在上山必经之路上恰到好处地跨过小溪,树竹光影婆娑,缕缕阳光艰难地投下,抑或散成星星点点的晖光。

  沿石阶上行,回首那座龟山,全景尽览。那龟头后缩,前腿侧伸,绿树丛中如爬在绒绒的绿毯之上,似在欲去下山饮水,树为绿线在腿上画出折痕。弯转的之字形清水湖被水边白痕勾勒得清晰。山谷中马尾松淡绿中透出黄意,竹梢上扬出深深浅浅的绿。秀岭攒佳树,山旁有树叶已红,如片片红云烘托。有阔叶树在光照下灿若浮银。向东,由远至近的山由蒙蒙、淡乌、灰绿到深绿,由朦胧到真切,层层叠叠如波涌而来。

  右望山峰,山呈长形浑然一体拔地而出,岿巍如龟盖、如巨盘,有森壁争霞、孤峰限日之势。顶端右有石一节节相连,竟如小龟将火车拉上悬崖,让人惊心动魄。半山数十道竖条如抓痕,或是上天巨兽下此毒手。栈道如肠横穿于半山林中。细看那巨大石面竖斜细纹勾画出诸多人物,群僧或迎面笑看或回背弓身,长袍、长袖委地。向左一女头巾裹头,半蹲怀抱一婴。左面一女倚石,长袖半举掩鼻而立。

  登山路上,一块巨石斜伸向东挡住去路,何等任性的伟男美女也只有俯首屈尊而过。前路忽地变作鱼脊状,前峰耸立在百米之外。小心翼翼蹑手蹑脚走过,又见红梯七八折悬于岩外,有红旗在上招展,胆大者登右侧天梯,陡直三叠上行至顶。梯空绝巘,云日倒窥。

  一亿三千多万年前,大自然神奇的手,在不经意间将这里切削成世间独一无二的悬崖,那一道人头高深棕色岩层在玻璃栈道上方斜向伸去。穿上防滑鞋套心情陡然平静许多,踏上栈道,由小步到大步,由担忧到舒畅。透玻璃下望,百丈深渊下树影蒙蒙,岩壁如倾。上望,绝顶临日,孤峰挂云。山又如长剑摩天,半山有悬石突兀欲坠。丹石上多有绿锈色斑点,灿若画师点缀的梨花。扶石行,岩石坚硬如铁质,石缝处偶见有草树放绿,一小缝里两株弱草,去岁黄白枯叶尚在,枯叶中新绿又如针劲出。这里的树草倚坚石而生,虽有着铁石的精神,却也用柔美的心态点缀着伟峰险石。

  俯望山下,小村掩映在树丛,村路如长带盘桓,村旁水塘晶亮,莫不是天上落下玉璧,村民在此或已守护千载。一石峰兀立山旁,头如沧州千年铁狮,张口怒吼。头上石纹龟裂,颈上指印点点。背看又如神龟俯首探看,背生双翅意欲飞下。前行,黝黑的八戒石,长头突嘴,是否调戏龙女遭拒自惭形秽尴尬愣神?旁一汉或是沙僧,头巾高盘,张嘴嗤笑不禁。

  东望绕过之山,丹石百重,骆驼峰高耸,昂首向日。沿栈道前行再看,驼峰何时骤变成仰首之龟,那如剑之石已转至左如上仰龟首,身上龟纹亦如画;前行再望,驼峰已如水壶,前有水盅小小,以待香茗。游人忽指:“看,十八罗汉!”转首,山内侧十几个峰石由山壑直上而出,端详有四尊胖大罗汉后跟十余小罗汉,拥挤一团亲密无间,在山中千秋岁月里自得其乐。对望那尊巨岩,右上方一石如卧兔,唇鼻若动。后巨石如龟紧跟,龟甲上掀,龟首内缩,只等一声号令,龟兔当在此起步奔走山野,一决胜负。石龟后侧一石崖似断立的大墙,非盘古挥起的巨斧从天猛力下斫难为,虽隔山壑,那凌空壁立已让游人腿颤生畏。再后又突兀一峰,一只大象踏石穿林汹汹而来,象腿处群石攒拥,瞬息间已变作皂色长衫倚象的僧人。

  左寻远望,群峰蕴玉藏珍,巘崿争秀。三叠龟峰在数峰竞呈其间,其峰如披挂威武的武士昂首屹立。细看峰首则是三只龟相叠,戏耍在峰顶危哉险哉,情趣横生。更远处另有一石秀发长颈,面容姣好,人称伊丽莎白女王,何时英伦美人羡其仙山长驻其间?俯瞰,左有迎宾湖水绕山下,欲与清水湖遥遥相牵,如一对仙子翩翩起舞,长袖横飘。山路下行,老人峰酷肖黝黑长须老人,赫然披一件百纳大袍,稳稳弓身静坐于山林,似神似仙。左看又如出征战将,转右则变作村姑模样。

  看龟峰,目不暇接,嶔奇百变,有说龟峰众龟近千数之多,或大或小、或现或隐、或仰首或缩颈,峰峦各擅其美。行走山石下、裸岩上、林木间,你的脚下或即是龟身,脚步放轻莫惊扰神龟的沉睡。

  湖边,有桂树叶底白花簇簇,香气盈盈,一管理员喜与交谈,说这是银桂,春至秋三季开花,为龟峰下奇观。湖水碧如翡翠,杨柳、香樟各树绿荫环绕,由小桥可跨水,在长桥小亭上可小憩,可横水而过,绕湖行更有许多风光。

  展旗峰似展开的大旗,横在回程路上。整体望去此峰又是一伟壮巨龟,俯身斜上东进,仰首望日。影合四灵,光分五色。龟身中部,有凹凸的横痕和孔穴把峰峦装扮得斑斓。想必当初开天辟地时,无畏神龟与凶残巨鳄一场殊死搏斗,巨鳄败遁,神龟伤痕累累。身后龟峰令人流连,穿行口小内阔的回春洞,洞口午后的阳光透进,现出一片令人惊诧的绚烂的七彩光。

  信江如一张大弓穿弋阳而过,江之南有此龟峰,东北望三清山,东南武夷山,西南龙虎山,龟峰适得其地。怎不是“霄壤天地间一灵胜”也。回望龟峰,巨龟掩映于山林,赬壁霞举,迎送游人。龟峰之奇,人贫乏的想象难以构思,人有限的力量难以雕琢。龟峰之美,惟大自然之奇思妙想不可有,非大自然之伟力创造不可为。美哉龟峰,天下奇峰。

原载《散文百家》2018年第十一期

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
×

首页 《散文百家》简介 内容速览 刊社信息 每期精选 文本内外 投稿须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