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期精选


天龙飞过的地方丨关仁山

  关仁山,满族, 19632月生于河北唐山丰南县,1981年昌黎师范学校毕业后当过教师、乡文化站长和县政府秘书。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全委,河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主席,创作室主任,与作家何申、谈歌被文坛称做河北“三驾马车”之一。

    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并发表作品,主要著作有长篇小说《天高地厚》、《白纸门》、《风暴潮》、《福镇》等六部,中短篇小说集《大雪无乡》、《关仁山小说选》、《野秧子》等8部书()。中短篇小说《大雪无乡》、《九月还乡》、《蓝脉》、《红旱船》、《落魂天》、《平原上的舞蹈》、《红月亮照常升起》、《苦雪》等,七百余万字。作品多次被《小说月报》、《小说选刊》、《新华文摘》等转载。2004年获中国作协中华文学基金会第九届庄重文文学奖;长篇小说《天高地厚》荣获第十四届中国图书奖,第八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。小说集《关仁山小说选》获中国作协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奖,两次获《人民文学》优秀小说奖,获第六届《十月》文学奖,两次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,两次获河北省精神文明建设“五个一工程”奖,两次获河北省十佳青年作家称号。小说《船祭》获香港《亚洲周刊》第二届世界华文小说比赛冠军奖等,部分作品翻译成英、法日文字。作品多次改编拍摄成影视作品或话剧等。


天龙飞过的地方

文丨关仁山

 

  与龙相比,我们行动有些迟缓,我们的心也变得狭窄,如果与深圳龙岗区相比,我们狭窄的心灵一定能够找到共鸣。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时刻,我随《中国作家》杂志龙岗采风团来到深圳。突然有种感觉,这龙岗是天龙飞过的地方,土地衰老了,潮水远去了,可是龙岗还是很年轻,华为在这里闪光,艾娃机器人在这里欢笑,人民在这里创造,所有生命变得郁郁葱葱。

  生活的负累让我学会遗忘,夜里入睡时愿给诸多好梦留出位置,但是我们走进深圳龙岗,终将冒出一个特殊感受:活力。崇高的爱,它胜过记忆。爱是活力的源泉。龙岗人的爱与活力,有两个方面支撑,客家文化的底蕴与包容天下的创新精神。

  在龙岗要说的话题很多。因为那里意象通明。我终于得知遥远的天空之飞龙恩赐给我们什么,在这里生活的人们在等待什么。在活动中,我为龙岗写了一首小诗,摘录其中几句:“我愿做一个小小风车,让老人和孩子举在天空,哪里都有笑声,风来时,龙的吟唱,穿越美丽的星球,龙岗的节奏与声音,在大地上畅游……”

  天光降吉祥,地德载兴隆。

  我们寻觅龙岗腾飞的原因。当我走进龙岗客家民俗博物馆,心中似有所悟。心里的,梦里的,存在的,回忆的,该留下的留下了,该走的化为尘埃永远消失了。

  客家文化的根脉永远在龙岗扎根了。顶着淅沥细雨,我们走进了客家民俗博物馆。映入眼帘的是“鹤湖新居”。鹤湖新居为罗氏所建,成于清嘉庆二十二年,历三代,数十年建成,共有房屋数百间。围墙内民居似“回”字形,整座建筑群由内外两围相套而成,内围有高墙与外围相隔,平面呈方形。我们静静地参观,生出许多感慨。鹤湖新居经历了历代风雨洗礼,是那么坚挺、温厚,再看那些屋宇、厅、堂、房、井、廊、园子布局错落有致,天街复,像一座迷宫,墙壁上还残留着一些枪眼,但是显得沧桑而神圣,易守难攻,有“九天十八井,十阁走马廊”之称。研究客家民俗、文化及源流,客家宗族制社会结构,宗法观念和家族精神,价值非凡,对今天龙岗乃至深圳、中国社会均有指导意义。

  一叶载世界,一盏客天下。我们的心可以是一座旧居,也可以是一座城市。一切都那么珍贵,而我们匆匆错过。不能错过这风景,这里每时每刻都是如此美丽优雅。那里悬挂着一个牌匾“大夫第”,这给我带来兴趣。听导游介绍说,客家人经过几次大迁徙。客家人迁入龙岗后,讲客家话,聚族而居,吃苦耐劳,勇于开拓;重教崇文,敬祖寻宗,与广府同系融合,吸纳海洋文化,既保留了汉族传统,又具客家人独特地方,书写了一部艰辛而壮丽的诗篇。

  我多想知道,客家人有着怎样的精神轨迹。不变的是高山流水,变的是人情冷暖。鹤湖罗氏开基祖瑞凤公,延续先祖从中原入江西、再至粤东一路足迹,于清乾隆年间从兴宁经惠州至龙岗,并在此立足生根,经过多年发展为当地望族,人称“龙岗罗”。共十一代人,已有二百五十余年。从创业,到守业,从挑担赶圩,到开办商号,从经商致富,到广置良田,从居于陋室,到兴建厦宇,从以农为本,到创办实业,从乡间缙绅,到革命志士,从屡遭兵扰,到安居乐业,从历史奋斗到今天,深圳龙岗的经济开发,客家人一马当先。我们渴望永恒,可是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。但是不变的是客家人的精神,那种精神力量是永恒不变的。

  那星闪着灵光,让我们抬头仰望。天空、河流、大海、城市明亮而丰富的色彩,把龙岗客家人的英雄史诗映衬成凝固的雕像。客家人劳动的艰辛和人性的光辉,让作家从中发现了真善美。

  北京雾霾的时候,深圳是阳光明媚,那片透明、那方湛蓝,如梦如幻。自然是气度,活力是状态,发展是趋势,美好是未来。深圳龙岗就是这样的姿态,令人神往。

  我们领略了拜寿堂里客家人的九大碗,又来到后院大大的榨油坊。还看到了古朴的榨糖机。它身上散发着古朴的气息,还能听到客家人艰辛的喘息声,当然还有朗朗之笑声。有了这些,祝福的声音弥漫了整个世界。其实,这些古物与今天深圳的高楼大厦相比,故事的结局早已确定了。客家人默默地唱着歌,和着泪水,望着古屋,思念那些逝去的日子。告别吧,让一切随风而去吧。很久了,他们没空抬头看天上云朵飘来飘去。风起了,梦来了,返璞一刻孤独而喜悦的心。我们听讲解员说起民俗博物馆开展的端午节系列活动。

  五月五,是端阳。门插艾,香满堂。吃粽子,撒白糖。龙舟下水,喜洋洋。再平凡的生命,也有权利追寻不平凡的光芒。听说南联社区17个居民小组的居民到民俗馆包粽子,当然大多是客家人。活动舞狮开场。两只狮子时而威风凛凛,时而勇猛霸气。龙岗人的端午节,自然也少不了龙。客家人把龙当作吉祥物,逢年过节或喜庆之日,都有舞龙、舞狮、舞麒麟的传统习俗。龙文化在龙岗生根了。据说,龙岗区建起一座中国目前唯一以龙为主题的旅游景区。客家人相传一句谚语:“狮龙入屋,买田做屋”。寓意发财兴旺。舞龙在夜间,称为龙灯,也称为“烧火龙”。

  龙在龙港人眼中成为飞龙,成为图腾。把云彩放走,把龙固定在天上。也许会有一天,在人类最悲壮的时刻,它会亲吻大地。龙岗人崇拜龙,向往飞翔,向往自由,向往创业与创造。我记得离开龙岗的那一夜,泛着荧光的夜幕下,一条龙在云朵里穿行……



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
×

首页 《散文百家》简介 内容速览 刊社信息 每期精选 文本内外 投稿须知